高伯龙_甄比比

娱乐新闻新闻 / 来源:甄比比 发布日期:2021-02-22 11:10:56 热度:2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高伯龙_甄比比
本页地址:http://www.toupiao.la/10855-1.html
相关话题:高伯龙
#高伯龙# 一件棉袄穿30年的院士高伯龙:他让中国武器有了“心脏”和底气

大家好,我是甄女士。

如果你博士跟着这位导师,有可能毕业会有点困难。

因为在他当博导的33年中,顺利毕业的只有14人,其中大部分还都是延期毕业,有的读了7年才完成博士学业,还有的甚至读了8年也没让毕业。
这些学生不仅是不好毕业,甚至论文也不好发表。

因为他们研究的方向成果不便说也没时间说。
但学生们却依旧无怨无悔,甘心当不被世人所知的无名英雄。

他们的老师叫做高伯龙,是搞了一辈子激光陀螺研究的科学家。
也是这个小小的陀螺,让我国的导弹、舰艇、航母有了心脏。
也让中国继美俄法之后,成为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
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科学家的一生所爱原本是理论物理,但为了服从国家的安排他放弃了自己的研究方向。

他曾说:“搞激光陀螺,对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选择。但你生活在高山上,必须学会爬山而不能想着去游泳。一个人的志愿和选择应当符合国家的需要。”
1928年6月29日,高伯龙出生于广西南宁一个书香门第,因为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所以在学习方面家里抓的很紧。
但因为日寇入侵,为了躲避战乱,他辗转多地一共读了8所学校才小学毕业。
毕业后,全家迁居到闭塞的乡下避难,但由于消息滞后,一直学习成绩优异的高伯龙竟然错过了中学的报名时间。
父母十分愧疚的对高伯龙说:“我们耽误你了,你又要在家待一年,这怎么得了。”
可到了1940年,他就考入了蜚声战时大后方的桂林汉民中学。
但接连不断的战火又一次次的中断了他的学业,最严重的一回是在高二时因为日军进犯广西,他只能随学校撤退。
此时的他对战争已经恨入了骨髓,他写信给妹妹说:“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枪,但用拳头也要把敌人打死。”
为此,他投笔从戎,和同学们一起前往四川入营。
抗战胜利后,他还是放不下读书,于是他进入上海中学学习,仅仅一年后,他就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并在毕业之后进入了中科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后来又调到了国防科大当老师。

当时,在物理系高伯龙是一个天才般的存在,他的同学回忆说:“我们当年有两个人成绩最好,一个是高伯龙,一个是周光召。当年我们叫高伯龙‘高公’,他的业务特别好,要解决点困难的问题对他来说是很容易的。有一次考试,老师出了一个比较难的题目,做起来很费事。高伯龙用群论的方法,很简单就做出来了,很漂亮。”
到了上世纪60年代,美国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
同时开始研制激光陀螺,并实行严格的技术封锁。


而激光陀螺是惯性导航系统的“心脏”,是飞机、舰船、导弹等精确定位和精准制导的核心部件。
十年后,钱学森给国防科大两张神秘的纸条,上面写着激光陀螺的大致原理。
在钱学森的建议下,国防科大成立激光研究实验室,而高伯龙成了破译纸条密码的关键人物。
大家说,这项工作的难度就像是让一个从未见过火箭的人去设计火箭,况且美国为了这项技术投入的资金的2亿多美金,而我们却只有少的可怜的经费。

此时的高伯龙手里除了钱学森的两张纸条,什么都没有。
高伯龙说:“我们就连铁架子、点焊机、高压电源这些最基本的器材都是自己做的。”

为了省钱,他们把废弃食堂改成实验室、把废弃的材料改造成试验设备。
后来,他回忆说,“我始终认为,我想干成的一件事一定能干成。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为了快一点实现目标,高伯龙几乎长在了实验室。
他甚至为了节省去食堂打饭的时间,干脆就弄个小锅,饿了就煮一点面条打发。

有一次,他一连做了十几个小时的实验,等到回家时妻子才发现,高伯龙的脚肿得连袜子都脱不下来。
看到丈夫如此拼命,她满眼心疼,她问:“为啥就不能悠着点干?”
高伯龙回答说:“我们起步已经晚了,如果现在不抓紧,啥时能赶得上?”

后来,妻子为了照顾他的身体,打算按时送饭给高伯龙,这样他就能抽空休息一下,结果第一次就被高伯龙批评了,说她来打断了自己的工作思路。
当时研究“激光陀螺,最难攻克的就是镀膜,因为没有书本知识,也没有任何可参照的,所以高伯龙和同事们只能靠自己。
从膜系计算、分析,到膜系设计,再到工艺设备制作,大家只能一点点的抠。
在攻关镀膜技术的最关键一年,高伯龙一下子瘦了近30斤。
“搞科研,我是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只要问题没有研究清楚,不解决,我就丢不下,成天想,做梦还想。”

因为他成年患有哮喘病,一旦疲劳过度很容易让哮喘发作,最严重的时候他一个月就要发病两三次,但每一次发作他都固执的不肯去医院,只是一个人躺在椅子上等稍微缓和一点后,马上跟同事们说:“咱们继续干”!
后来,他因为长时间超剂量服用药物,被医生警告再不做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
高伯龙这才赶去北京做了手术,因为手术存在很大的风险,在临行前,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说:


“我这一去不知道结果怎样,但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国家给我们投了那么多钱,一定要对国家有个交代!”
1994年11月8日,中国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化样机,在国防科技大学诞生。
高伯龙为此花费了23年的时间,他让中国继美俄法之后,成为了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
从此,我国的国防利器们有了精确导航的“心脏”。
其实,在宣布研制成功的一年前,工程样机鉴定出现了问题。
当时,高伯龙特别着急,他对学生说:“我花了20年时间,花了国家那么多钱,搞成这样,我是有罪的。” 
好在,一年后激光陀螺通过了层层检验,这高伯龙才说:“唯一能安慰的是,没有做过亏心事,到底还干了一些事,对人民和社会能作交代,虽然还很不够。”
但他为祖国做的,绝不是研制激光陀螺这一件大事。

当时,我国某型卫星,长期被微振动影响, 测量不够精确、成像也不够清晰。
年事已高的高伯龙知道后马上“出山”,不分昼夜的将程序编写完成,并且论证了参数的合理性。


除此之外,他还率领技术人员研制成功了,全内腔绿色氦氖激光器;撰写的《激光陀螺的物理性能》,至今仍然是初入该领域研究者的入门必读书。

2017年12月,高伯龙因为病重住进了医院,而且到了没法下床的地步。

可他一直还惦记着科研,没办法在桌子上写字,他就靠手机打字,经常一条信息就要耗费他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总跟大家说,他还有个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就是看到学生有篇论文很有价值,他要出院后继续优化。
可每次听老爷子说起这事,照顾他的护士们都会背着他偷偷抹眼泪。
护士们说,除了学术,老爷子让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带到医院的衣物,其中一个棉袄早就破到不行了。


“我们说帮您把这件衣服洗一洗好不好,他都不要洗,洗多了容易坏,他不同意我们给他洗。”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件棉袄他穿了30年。
他的学生们也说,“高老师的一件衬衣,可能要穿至少五六年甚至十几年。如果把高老师衬衣捐上去估计会给‘打’回来,因为又破又薄,几乎没办法穿了,捐出去别人也不会要。”
2017年12月6日,89岁的高伯龙离开了人世。
他曾说:“死也要死在工作上,拿不出成果死不瞑目。”
在他去世后,他的妻子在挽联上写到:


该休息了老头子,安心去吧。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