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民举报强拆并遭村干部多次殴打 村支书:脑子有问题 镇政府:举报内容不实

国内新闻新闻 / 来源:新化风采 发布日期:2021-04-06 22:32:41 热度:8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一村民举报强拆并遭村干部多次殴打 村支书:脑子有问题 镇政府:举报内容不实
本页地址:http://www.toupiao.la/13085-1.html
相关话题:村民举报强拆遭殴打
#村民举报强拆遭殴打# 一村民举报强拆并遭村干部多次殴打 村支书:脑子有问题 镇政府:举报内容不实


一村民举报强拆并遭村干部多次殴打 村支书:脑子有问题 镇政府:举报内容不实
原创底稿2021-03-31 17:45:12
封面新闻记者 罗轩
王瑞青家的房子被拆了,王瑞青和女儿也被打了。
与王瑞青一家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江苏省句容市茅山镇何庄村正在热火朝天进行着的乡村开发。茅山镇的乡村开发,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将村民的老房子拆掉,成片开发成乡村小别墅。而王瑞青家的房子被拆,自己和女儿被打,都源于这项工作。
因自家房子在未签拆迁协议的情况下被强拆,王瑞青和女儿多次找何庄村村委会要说法。不料,却被村委会的干部和所谓的“村民代表”多次殴打致伤。而何庄村村支书王道钟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却对村民举报的强拆、殴打等一概否认,并称:“她大脑有问题。”

王瑞青女儿受伤后的检查报告
被“代表”的村民
位于江苏省句容市东南部的茅山镇,相传因汉景帝时茅氏三兄弟来此修道而得名,是一座千年古镇。同时,茅山镇位于南京经济圈和上海经济圈之间,地理优势突出。
据茅山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2018年,句容市启动乡村振兴战略,茅山镇何庄村被作为试点村。至于为何选择何庄村为试点村,该工作人员表示,这都是上面的规划,我不是很清楚。
为了发动群众积极参与和支持乡村振兴工作,2018年6月,茅山镇何庄村曾组织90多名村民代表前往华西村参观。华西村的繁荣和幸福生活给村民代表很大震动,也让大家对接下来的乡村振兴充满期待。
大约两个月后,何庄村的乡村振兴工作全面启动。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与村民签订拆迁协议,然后把村民的老房子拆掉,成片开发成乡村小别墅。期间,部分村民对于拆迁协议持有异议,并未签订协议。
对于村民代表,王瑞青并不认可。她认为,村民代表是全体村民选出来的,而不是村委会随便叫几个人,当时去的村民代表并没有通过大家选举。王瑞青觉得自己被“代表”了,村民代表的意愿并不能完全代表她。

王瑞青提供的受伤照片
被“拆掉”的房子
尽管王瑞青觉得自己被“代表”了,但她还是坐下来与村委会一起商量拆迁协议的签订。不过,拆迁协议却让她很不满意。据其介绍,她家在何庄村共有两处房产,一处是原来的老房子,面积115平方米;另一处位于春王公路旁,是一栋两层民居,面积304平方米。
“我家两处房产共400多平方米,但在签订协议时,却只赔偿给我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一套,我当然不愿意。”王瑞青说,在签协议时,那些干部只露出签字的地方让我们签,根本不给我们看协议具体内容,所以我就拒绝签字走了。后来又商量过,但还是未能达成一致。
时间来到2019年4月,尽管双方未能就房子拆迁赔偿达成一致意见,但王瑞青家的老房子还是被拆了,春王公路旁的房子二楼也被弄得千疮百孔。
王瑞青说:“我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在句容市做服装生意,他们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给我拆掉的,拆之前也没有通知我。”

王瑞青家被法院判决要求政府“恢复原状”的房子
被“判败”的官司
房子已经拆掉,新的乡村小别墅正在王瑞青家老房子地基上紧锣密鼓地施工。王瑞青找村委会、找镇政府,四处讨要说法均无果。无奈之下,她将茅山镇政府告上法庭。
原以为稳赢的官司,王瑞青却输了,理由是老房子不是她家的。王瑞青说:“我不服气,明明是我的房子怎么就不是我的了,我们还在继续上诉,目前还没有结果。”
而另一处位于春王公路旁的房子,法院却做出茅山镇政府对此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要求恢复房屋原状。据王瑞青介绍,在法庭上,茅山镇政府辩称,茅山镇何庄村实施乡村振兴是该村村民自治行为,不是行政征收。因工作人员疏忽,原告王瑞青没有在补偿安置协议上签字,但王瑞青已签署的文件内容与安置协议一致。茅山镇政府没有拆除涉案房屋,目前涉案房屋仍在原处。因此,做出了“恢复原状”的判决。
法院已经做出判决,但是茅山镇政府至今没有执行判决。王瑞青很气愤,多次找镇、村干部交涉,依然无果。

王瑞青女儿被打受伤照片
讨要说法却多次被打
“为这个事,我跑了很多次,要么找不到这些干部,要么根本不理我们。”王瑞青说,无奈之下,她多次到自己老房子的工地上阻止施工。那些工人还劝我们说,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只是给老板打工的,还给我们支招,让我们等中午吃饭时去村委会找干部。
2020年10月19日,王瑞青和女儿在何庄村村委会找到了村委会干部,质问为什么要在法庭上作伪证,说老房子不是她的。不料,等待她们的不是解释,而是拳脚相向。
王瑞青说:“当时打我的人有好几个,我只认识朱广美,她是我们村的支部委员。另外还有一些外村的村干部,这些人被他们以‘村民代表’的名义,每天在这里吃饭,还领100元钱。我被打时,女儿拍照取证并报警,他们又跑去抢手机,企图销毁证据。”
“警察来了现场,根本就没有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而是让我们自己找政府协商。”王瑞青介绍,12月22日,她和女儿来到村委会索要手机,同样遭到拳打脚踢,而警方的态度依旧。12月24日,王瑞青和丈夫、女儿一起再次来到村委会索要手机,接待他们的依然是拳打脚踢。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警方却将受伤的王瑞青带走,关押在派出所。王瑞青说:“我进派出所的时候鞋子都被打掉了,在派出所里面,办案人员强行让我签故意损坏公物文书。直到25日中午,我才被放出来。我觉得被冤枉了,不愿意走,他们把我仍在派出所外就不管了。”
村支书:她脑子有问题
3月31日中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茅山镇何庄村村支书王道钟,以核实王瑞青举报的强拆、多次被村干部殴打等情况,王道钟一概予以否认。
王道钟说:“她这个人,脑子有问题。纯属乱说,现在这个社会,谁还敢打人。”
记者追问王瑞青多次到村委会讨要说法,以及一家人身上的伤是何而来?王道钟表示,自己当天没在现场,不知道,回村后也没听说,不清楚情况。
当天下午,记者再次致电王道钟。多次接通后,均被挂断。
派出所:暂未查到出警记录
3月31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茅山派出所,接电工作人员称,在110系统里均未查到2019年10月19日、12月22日、24日关于王瑞青和女儿被打的出警记录。
对于12月24日王瑞青被带回派出所,该工作人员表示,出警应该是出过,如果是被带回所里,肯定会有记录,可能当时不是打的110。“但凡我们出过警,都会有执法记录仪,他们质疑、举报我们是他们的权利,不管是她报警还是别人报警,我们肯定会秉公处理。”
该工作人员说:“目前系统里面没查到,如果查纸质的资料肯定会很久,我也不知道要多久。如果查到了肯定有,就算没有的话,我们也有执法记录仪,会有相关的视频资料,但是比较难找,一般执法记录仪的视频不外传。”
镇政府:举报内容不实 会统一对外发声
3月31日下午,茅山镇政府工作人员联系封面新闻记者,该工作人员表示,昨天已关注到当事人在网上举报的帖子,这个帖子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捏造的,违背了事实。
“我们已关注到舆情,并做好了舆情方面的应对,会通过上级宣传部门统一对社会发布。”对于为何王瑞青之前与政府未能达成安置协议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还是以我们最后发布的内容为准。如果你到时候还有疑问,我们可以再沟通。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公众平台
获取更多微妙信息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