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赵本山与初恋情人兄妹情深

社会新闻新闻 / 来源:鱼帮主 发布日期:2021-04-07 14:36:20 热度:7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什么是爱?赵本山与初恋情人兄妹情深
本页地址:http://www.toupiao.la/13109-1.html
相关话题:爱是什么意思
#爱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爱?赵本山与初恋情人兄妹情深

  不久前,赵本山的干弟弟兴华在他的新书中透露,有一天,兴华和赵本山聊天,赵本山突然说:“兴华,你可把我坑苦了,我寻思你跟张小兰能成一对呢,结果你们没成,把我也给耽误了。要知道你没那个意思,我早下手了……”
  什么是爱?赵本山与初恋情人兄妹情深张小兰是谁?她跟赵本山是什么关系?有了兴华,他为什么就不“下手”?近日,笔者通过赵本山和张小兰的朋友等多方了解才搞清楚,原来,张小兰是赵本山的初恋情人!两人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夫妻,但赵本山一直像惦记着姐妹一样惦记着她,特别是功成名就后,赵本山更是像哥哥一样尽可能地帮助张小兰,张小兰夫妇也非常关心赵本山,他们之间兄妹情深……
  情窦初开
  那个女孩是校花
  生长在辽宁省开原市莲花镇莲花村的赵本山,因为母亲早逝,父亲又闯北大荒去了,把他丢给老家的叔叔和伯伯,所以从小饱受了人间酸甜苦辣。邻居兴大妈看着他可怜,不时把家里的旧衣服送给他,做了什么好吃的,也忘不了喊他去吃一点。时间一长,机灵的赵本山提出要认兴大妈为干妈,老人愉快地答应了。
  兴大妈有个比赵本山小1岁的儿子——名叫兴华,兴华跟赵本山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同班同学,兴华还当了多年的班长,他们的关系一直非常好。
  同村有位叫张小兰的女孩,跟赵本山和兴华也是同学。张小兰长得眉清目秀,能歌善舞,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赵本山开始把张小兰当成了“校花”,心里也对她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
  为了能多跟张小兰说几句话,赵本山小时候经常在上学的路上装“死人”吓她,他装什么像什么,经常把她吓个半死。后来,他又经常故意不按时交作业,有时还故意制造一些小矛盾,希望引起张小兰的注意。一天,赵本山又没按时交作业,性格有些泼辣的张小兰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然后一边用作业簿往他头上打一边说:“看你长不长记性!以后还敢不敢拖作业了?”赵本山一点也不觉得头上耳朵上疼,反倒有一种计谋成功,心里美滋滋的感觉。
  到乡里读中学后,中午要在学校吃一顿饭。那个时候大家都很穷,午饭都是干粮,条件好的是馒头、玉米饼子等,就像赵本山后来在小品《同学聚会》中表演的那样,最多再带一只咸菜疙瘩。赵本山家里更穷,他又不会做饭,经常只带一只生地瓜当午饭。张小兰饭量小,她不光把自己的东西给赵本山吃,考虑到他的面子,还找出各种给他的理由。每当吃到张小兰给自己的东西,赵本山都感到特别幸福。时间一长,他甚至觉得她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意思,但他什么也不敢说。
  张小兰家有三个姐妹和一个小弟弟,人口多劳力少,到了冬天,取暖和做饭用的柴火经常不够烧。赵本山觉得来了机会,读初二那年寒假的一天,他忽然组织了七八个男同学,跑到山上忙了一天,砍了十几捆柴火,然后满头大汗地送到张小兰家门前。
  看着满头大汗、浑身都是被树枝划破的血口子的赵本山和同学们,张小兰特别感动,她连忙打来热水给他们洗脸,然后责怪赵本山说:“一定是你出的主意!你自己怎么做都行,为什么连累同学们?”赵本山的心里喜滋滋的:小兰这话的意思是没把我当成外人啊!他咧着嘴笑着说:“这有啥?你能把好吃的送给我,我和同学们帮你家砍点柴不是很正常吗?”从那以后,他经常组织同学帮张小兰家砍柴。
  知道张小兰心里可能有自己后,赵本山更是想方设法找机会跟她接触了。在村前的小河边,有一口全村人共用的水井,每家每户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井前去挑水。张小兰也是大姑娘了,家里挑水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她的头上。为了能单独跟她说几句话,每天早晨,赵本山都会早早地爬起来,然后不停地朝她家门口张望,只要看到她挑着水桶出门,他不管家里有没有水,都会挑着水桶赶到井台上,然后帮她打水,再看着她用婀娜的身子挑着水消失在墙角处。
  不知多少回,赵本山多么想趁着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啊!但一想到自己家里一贫如洗,将来恐怕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凭什么跟她张口?就算自己张开这个口,她的父母恐怕也不会答应:当时的中学生毕业后根本就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回家种田,很多女孩子都想嫁到城里去,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乡下一个穷光蛋啊!想到这些,赵本山就会把那份美好的爱恋深深地埋在心底,心想:等等再说吧,反正我还小。
  没想到这一等,机会却永远过去了。时间不长,敏感的赵本山就发现,张小兰经常主动约兴华一起去上学,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关系明显比一般人要近得多,有一天,她竟然当着赵本山的面,帮兴华把书包扣上扣子!吃惊之余,赵本山心想:看来兴华跟张小兰才般配啊!她从来没答应过自己什么,再说,兴华是我的干弟弟,我不能夺人所爱啊!想到这里,自卑的他把心中的那份爱恋埋得更深了……
  心有多痛
  校花新郎不是我
  其实,作为情窦初开的少女,张小兰也早就看出了赵本山对自己有意思。但是,当时她的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希望赵本山能捅破那层窗户纸,另一方面又害怕他捅。当时两人都十七八岁了,世上哪个姑娘不怀春?她对他也有好感,当然希望得到那份纯真的爱。然而,当时城乡差别特别大,父母早就对张小兰说:“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嫁到城里去,这辈子就再也不用跟土疙瘩打交道了!”对当时的女孩子来说,城市对她们的吸引力非常大,这也是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不知道万一赵本山真的捅破那层纸,自己该如何决断:是答应他,还是选择城市?
  但时间一长,张小兰就开始对赵本山的懦弱有些不满了:不管怎么样,你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得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啊!为了气气赵本山,她故意当着他的面找班长兴华商量班里的工作,故意表现得跟他关系很近的样子。没想到这样一来,赵本山干脆彻底缩了回去!
  张小兰彻底失望了。她19岁那年,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她跟通过亲戚介绍认识的一位城里的小伙匆匆见过几面,就答应嫁给了他。出嫁的那天,她一直在东张西望:她多么希望赵本山来送送自己,哪怕再看他几眼也好啊!但是,赵本山却始终没有露面。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