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少年_作家地带

社会新闻新闻 / 来源:作家地带 发布日期:2020-11-20 热度:4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捕蛇少年_作家地带
本页地址:http://www.toupiao.la/7403-1.html
相关话题:捕蛇少年
#捕蛇少年# 【散文随笔】捕 蛇 记 /刘国林



捕  蛇  记

文 /刘国林(黑龙江)
        二十年前,我曾到乌苏里江边的赫哲族朋友家里坐客,闲来无事,便到村前的一条小河边散步。
        汩汩流淌的小河,河水清清,微波荡漾。我无意间发现在那小河上有座独木桥,独木桥梁上长满了青苔。我站了一会儿,正想往回走,突然发现河对岸有一种不知名的浅蓝色的小花正开着,新颖别致。我想采一束鲜花带回朋友家中插在花瓶里,日后在浅蓝色的花香中写点什么东西,定会顿开茅塞的。这样想着,便想踏上那座独木桥。


        突然,我身后响起一阵惊恐万状的叫喊声。我回身一看,见身后有一个赫哲人用当地的赫哲语发疯般在喊着。我听不懂当地的赫哲语,但是却站住了,因为那人我熟悉,他是我赫哲朋友的邻居。他拼命地摇着双手,示意我不要到对岸去。我正疑惑问,见他蹲下身来,捡起河边一块石头向那座独木桥掷去,正好击在桥面上。这时奇迹出现了,那座独木桥扑通一声掉入河里。这时河水翻滚,我清楚地看见河中有一条水桶般粗的巨蛇高高地抬起头来,嘴里吐着长长的信子向我扑来,赫哲族朋友的邻居拉起我掉头就跑,我惊魂未定,只听他边跑边说:“这条巨蛇我认识,和它打交道十多年了,它狡猾异常,经常潜入水底,再轻轻浮起,让水中的青苔裹满全身,再用嘴巴咬住岸边的树桩子,尾巴绕往对岸的一棵小对,专门用刚才的那种形态伪装成一座独木桥的形状,让人或其它动物走到它的背上,然后便迅速滑向河里,再吞食落水的猎物。这些年来,它吞食过好几千头家畜了。”我听得头皮发麻,要不是赫哲族朋友邻居发现的早,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当晚,赫哲族的邻居就将我遇险的经过讲给赫哲族朋友听,他听了又惊又喜。惊的是我差点儿葬身蛇腹,如果真的发生了危险,自己怎么向省作协的朋友交待?喜的是他终于找到了那条梦寐以求的大蛇,于是便和邻居商量捕蛇的事宜。不料他的邻居却把头摇的像货郎鼓似地说:“使不得,使不得!这家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最大的蛇,是蛇王哩!它身大力不说,而且非常聪明,简直就是老奸巨滑,想捕捉它那是痴人说梦!”我听了故意激他说:“难道你们就没有办法?我听说赫哲人个个都是捕蛇高手哩!”“以前赫哲人曾以捕蛇为生,捕蛇也是赫哲人最喜欢的一种冒险活动和最危险的职业。”我插话问:“你们一般是怎么捕到巨蛇的呢?”
        “都是钻进蛇洞捕蛇。这是非常危险的职业。巨蛇会用锋利的牙齿把捕蛇人咬死,或者用它强有力的躯体把捕蛇人紧紧地勒住,从而使其窒息而死的。”“巨蛇没有爪子,居然能挖洞?”我又问。“它没有爪子,当然不会挖洞。这家伙是天下第一懒汉,从来不挖洞的。在夏季,当母蛇快要产卵的时候,它就强占獾子、兔子或者狐狸挖出的洞穴,在吃了它们之后就霸占了它们的洞穴了,霸道的很呢!”赫哲族朋友接过话茬:“赫哲族人都会捕蛇,很少有人因捕蛇而丧生的,但是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门路越来越宽广了,如今以捕蛇为生的猎人越来越少了,谁愿意拿生命开玩笑,我外甥以前就是捕蛇能手,现在改行当摩托车运输户。也许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会答应帮忙的。
        第二天,赫哲族朋友果然去请他外甥帮忙捕巨蛇了。中午时分,外面传来一阵摩托车声,一个赫哲青年骑着摩托车驶来,后座搭坐着我的赫哲族朋友。他随车带来一个空心的柞树筒子,还有一个厚厚的用牛皮做成的长手套儿。我好奇地问赫哲族朋友:“这东西是干啥用的?”他风趣地哈哈笑着,卖关子似地说:“当然是有用的东西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下午,赫哲族朋友又请了两个赫哲族青年当助手,用坚实的柞木做了一个大大的木笼,一看就知道是猎获巨蛇用的。
        赫哲族朋友的邻居当向导,一行六人经过一番寻找,终于发现离河岸不远处一个山坡下有一个水桶般大小的土洞,土洞边堆着新挖出的泥巴。洞口前的泥巴被擦得滑溜溜的,赫哲族朋友告诉我:“这都是巨蛇进出洞时磨光的。”说着,他伏下身来,探头往洞里嗅了嗅,说:“这洞有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儿,这家伙就在里面孵蛋呢,我们不要惊动它,快做准备工作。”
        说完,他的助手们就开始用锄头在土洞旁挖坑,很快就在土洞两旁挖出两个齐腰深的土坑。他们又用火烧洞口前荆棘丛生的山坡,开辟出一条约几十米的通往巨蛇洞穴的道路。这时,朋友的外甥套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牛皮长手套儿,在手套儿上缠绕一圈一圈儿的马尾。赫哲族朋友端来他外甥带来的那只空心柞树筒,套在他外甥的身上。朋友的外甥对请来的助手说:“你们两个埋伏在两边等候。为了安全,其他人到远一点儿的地方躲避。我入洞将那家伙拉出来,你们马上扑上来帮助我将它制服。懂吗?”他两个助手答道:“知道啦!”其他人都退到一块巨石上,等候这惊心动魄的人蛇大战。
        “火把未点燃,他怎么就钻进蛇洞里?”我看着这黑洞洞的洞口,为赫哲族朋友的外甥捏了一把汗。赫哲族朋友解释说:“现在不能点火,点火得讲究时机哩。我外甥必须悄悄地爬入洞中,那家伙正在孵卵,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当他悄悄爬到洞顶头,发现巨蛇孵卵的地方时,再突然点燃火把,让眩目火光照得那家伙睁不开眼睛,他再用另一只手抓住巨蛇的脖子。由于看不清跟前的情形,巨蛇只能像瞎子般地张嘴胡撕乱咬,我外甥这会儿把套上牛皮手套儿的另一只手伸过去,让它咬往,这样,牛皮手套儿上缠绕的马尾就钩住它倒钩的牙齿,它想松口也不成啦!你不知道,这家伙的牙齿最敏感,被马尾毛一钩住,它就全身酥软得不敢动弹,加上这土洞直直的,它长长的身子在洞里没有任何东西供它缠绕固定,洞底又是滑溜溜的,我外甥倒退着就像拔河似的,一步步地把它拉出洞口来,你就等着看热闹吧!”


        说话间,我突然看见了赫哲族朋友外甥穿球鞋的双脚,渐渐地,露出他穿着柞树的空心筒儿。我惊得伏在赫哲族朋友的背后不敢观看,赫哲族朋友把我推到前边,拉着我的手说:“大哥,你该勇敢地抬起头来,看这最惊险、最刺激、最精彩的一幕。否则你就白来赫哲族一回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抬起头来一看,这时,赫哲族朋友的外甥已经将巨蛇拉出洞口。最危险的时刻到了,巨蛇一被拖出洞外就是异常凶猛,极力挣扎反抗,开始向人玫击啦!开始死死地缠住捕蛇者的身躯,如果没有保护用具,没有同伴儿帮助把巨蛇拉开,捕蛇者就会被巨蛇勒紧窒息而死的。这时,赫哲族朋友的外甥却卧在地上没有站起来。他一手紧握巨蛇的脖子,戴护手套儿的手让它紧紧咬着,并紧紧护着自己的头部。巨蛇一被拉出洞口,它的身躯便竖起来,尾巴频频地抽打在赫哲族朋友外甥的身体上,但大多都打在他身上那段空柞树筒儿上,打得空柞树筒嘭嘭作响,却没有伤着赫哲族朋友外甥的一根毫毛。直到它打得筋疲力尽,赫哲族朋友的外甥眼看炎候到了,才突然站起来。这时巨蛇以为有可乘之机,长长的身躯马上盘缠过来。赫哲族朋友的外甥立刻用戴皮手套儿手拉紧它的头,并紧紧护住自己的脖子。巨蛇一圈儿一圈儿地紧紧勒在柞树筒儿上,越勒越紧。假如没有空心柞树筒儿的保护,他的筋骨一定会被这强有力的挤压勒碎的。
        这时候,伏在洞口坑里的另两个助手一跃跳出坑外,一人用绳子拴住巨蛇的脖子死死地拉着,另一个拉住它的尾巴,并用力频频地颤动着。此时我由衷地佩服赫哲人捕蛇招数了,因为蛇最怕被人拉住尾巴颤动,只听得巨蛇躯体里的骨节被拉得格格发响,拉得它全身酥软,软成一摊泥。只那么一会儿,巨蛇被那个不停抖动尾巴的小伙子,一圈儿一圈地位开,最后被完全拉直了。三个小伙子,一人抬头,一人居住,另一个握着尾巴,顺顺溜溜地把它放入大木笼里。赫哲人漂亮的捕蛇战斗就这样干净利索地结束了。
        二十年的光阴一闪即逝。如今,被赫哲人捕获的那只巨蛇仍快乐地生活在市动物园的蛇馆里。每次我去看它时,它都会昂起头盯我一阵子。我想,巨蛇是有灵性的动物,莫非它还认识我?还记得二十年前是谁把它请到这里来的?赫哲族朋友却不以为然。叽笑我多愁善感:“你记得农夫和蛇的故事了吗?十足的书呆子!”

 总编:张同辉

作者简介

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5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10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延河》、《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6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优酷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主讲。2016年被聘为《上海文艺网》签约作家、中国老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会员。2017年被世界汉语文学出版社与杂志社聘为副总编辑,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东北分会主席,《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被聘为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单位。2017年7月被聘为《今古传奇》签约作家。《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总编。
《作家地带》

温馨提示



稿费发放办法及时间安排: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一半为作者稿费,一半作为平台维护费(累计赞赏在五元及以下的不结算)。作品发表一周后结算。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
       为了力推佳作精品,鼓励优秀作者,对于赞赏超过100元的,给予作者60%;超过300元的,给予作者80%;超过500元的,赏金全部归作者本人 


我们需要的稿件:

       为便于您的文章能顺利通过审核,请您注意以下投稿要求:   
       一、所投稿件需是本人原创,尚未在其他网络媒体发表。因稿件著作权引发的纠纷,由作者自行负担。   
       二、大力倡导正能量作品。稿件内容不得含有虚假、违法或其他有碍社会和谐、国家安定的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商业秘密等合法权益,否则引发的法律责任由投稿人承担。   
       三、为提高稿件发布效果,平台编辑可能在忠于原创的基础上,对文章进行适当修改,如果您不同意修改,请在投稿邮件中注明。     
       四、鼓励文学创新,扶持文学新人。     
       五、体裁以诗歌、散文(含随笔、杂文、书评等)、短篇小说等作品为主。          六、投稿请附百字左右作者简介,含创作经历、创作成果、文学观点等内容,注明详细联系方式(含微信号、通讯地址等)。     

    主编微信:zhenqingrushi1966  
    投稿邮箱:364702284@qq.com
                         《作家地带》编辑部         
                    2017年11月7日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